•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冰高小夜

    发布时间:2020-09-12 00:02:00   

    我喜欢叫那样的女人跪在面前,像对奴隶似的对待她。

    冰高小夜。小夜应念成 Saya,而非 Sayo。

    住的新宿二丁目附近有家烤肉店,我曾和烤肉店老爹谈起 AV。老爹离婚了,目前单身。

    「最近的 AV 女星里,俺最喜欢冰高小夜了。对俺这种老单身汉来说,那么清纯的脸孔却甘受践蹋的女人真是不可多得。前阵子租了一支冰高小夜的录影带『缚狂』(直译),忍不住就自慰起来。」

    老爹一面说着一面用自慰过的手烤肉,我对他说明天会见到冰高小夜。

    「咦?真的吗?採访完就把她带来嘛!爱吃什么就吃什么,全部我请!」

    老爹看的『缚狂』是描写一名热情的女主角使出混身解数诱惑一名正在等待女友的男子,不过也有一段有別于故事性情节的写实篇,冰高小夜对着合演的男星不屑地嘲讽:「拍那种三流片的小鬼,想和我这种顶尖女星合演还早得很哩,十年后再来吧!」最后冰高小夜被愤怒的男星强暴,流下悔恨的眼泪,非常逼真的写实之作。观众看到这段都会觉得小夜的确被欺负了。

    「如果她真的那么傲慢,永泽啊,你的採访就惨啦。她一定会说:『你想採访我还早哩,十年后再来吧!』啊~我也想被小夜欺负。」

    「老爹,肉烤焦啦!」

    在老爹还沒提起前,我早就担心了。看过冰高小夜所有的报导,据说仅仅十九岁就歷经了五百个以上的男人。而且她是个双性恋者,也与女同志上床。实在是个不得了的人。

    採访时胡说八道,自己也开心

    茶色的猎人帽,方格花布的衬衫,配上牛仔迷你裙。这是出现在我眼前的冰高小夜的模样。笑咪咪的脸蛋。心情似乎不错。好极了。

    -我已经拜看过你最新的作品『缚狂』。

    「喔?你看过了?有一段拍我被男星虐待哟。像个欠揍的女人。很多人以为那段情节是真的,这阵子好伤脑筋喔!」

    -我以为你可能真的是那种女人,担心个半死,那真的是演技吗?

    「当然啦(笑)。都照剧本走。」

    -很好、很好。

    「哈哈哈,敬请放心。」

    -听说你曾与五百个男人上过床。

    「好像是吧(笑)。我老是胡诌,每受一次採访就会增加人数。每次都讲同样的事情很烦人的,胡说八道自己也开心啊。因为每回看见自己的报导就会大笑不已。觉得自己好天才哟。」

    -你生于横滨?

    「那是职业答案。其实是福冈。」

    -咦?福冈?我明天的工作就在它隔壁的大分哩。

    「我也待过大分。因为爸爸调职,从小便跟着到处搬家。」

    採访前,我们在外头摄影。应摄影师的要求,镜头移向背过身的冰高小夜的臀部,迷你裙露出丰盈的小屁股,害我心跳漏半拍。摄影师好像也有同感,我问:「你的臀部很性感哩。故意露出来的?」

    「嗯哼。因为臀部下垂,只好随它去罗。(笑)」

    摄影完毕,一回到白夜书房的会议室,沙拉酱与纳豆已经在等冰高小夜了。那是为了实现她的愿望,白夜的董事长兼总编辑特地买来的。

    「哇!真的买给我吃啊!」

    开心的冰高小夜立刻擢破纳豆的袋子,倒进沙拉酱,用筷子开始搅拌。

    「最近好迷纳豆喔。我呀,只要迷上一种食物,就会一直吃下去。不过,一旦厌倦连看一眼也不。男人?嗯,也许我就是这样对待男人的。好,可以吃了。(唿噜唿噜)哇卡,好吃!」

    我喝着黑啤酒。冰高小夜正把沙拉酱倒进去,和纳豆一起搅拌。狭小的会议室里开始充斥异样的气味。

    -有个IQ 200、11岁上大学的美国男孩很喜欢吃日本的纳豆。听说吃纳豆会变聪明。

    「真的?前天吃了三包,说不定我的脑筋变得更好了。(唿噜唿噜唿噜)」

    可是,有人像你这样在纳豆里加沙拉酱的吗?

    福冈话好可怕

    -当你懂事时人在哪儿?

    「那时只有三岁,住在山口。很棒的山中村庄。在那之前,好像还住过大分、 玉、神奈川,我们到处搬家。」

    -令尊做什么?

    「我想是某公司的业务。大概是那种全国都有分公司、很大很大的企业吧?根据我的推理,可能因为业绩不佳所以被调来调去(笑)。爸爸是在福冈出生的日本人,妈妈却是中国人。我不清楚妈妈的事。也沒问过我是在这里出生还是在中国。

    虽然不清楚,不过妈妈和爸爸是在横滨相识的。所以我说在横滨出生也不是完全乱盖(笑)。嘿,我自己老是想一些不明白的事......。我真的是爸爸和妈妈的小孩吗?(笑)」

    念完幼稚园,我们搬到东京的下落合。

    -从山口的乡下来到繁华的东京,有沒有受到都市文化的冲击?

    「才沒有哩。那里也沒带我去,老是待在落合。我经常在家中一个人玩。」

    -那时你是什么样的女孩?

    「什么样?爸爸常说女孩子的头髮一定要留得长长的,所以我是长头髮。头髮留到腰喔。个性?呵呵,非常保守拘谨.....不过却是小学里的响叮噹的人物。」

    -为什么响叮噹?

    「因为我长的很可爱呀(笑)。脸蛋从那时起完全沒变,只有身体产生变化而已。所以现在和那时的朋友 面,他们一下子就想起我了,我却记不得谁是谁。不过受欢迎也只有那时候,一年后搬到福冈老是被人家欺负。」

    -为什么?

    「因为口音不一样。爸妈说不管搬到哪里,都要说标准国语。他们认为方言是低俗的语言。当我说『ㄕ 啊』时。人家就会讥讽我『ㄗㄨㄤ什么ㄗㄨㄤ?(装什么装)』我非常恐惧福冈话。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打电话给东京的朋友,哭着说:『我好怕!』」

    -但是在同一个地方住过一阵子,自然而然就会用上当地的口音吧?

    「不,我觉得那种话很低级,根本不愿用。现在想起来,简直是『顾人怨』的小孩嘛。之后,由于我的眼睛头髮都是褐色,又被別人嘲笑:『美国人、美国人』。」虽在福冈待了八年,始终无法习惯认同。我常向父母提起快点搬家,可是爸爸已经辞去工作,沒办法调职了。

    -令尊为何辞去工作?

    「因爸爸常常不在家,根本弄不清他从事什么。有一次学校出了一道关于父亲的作文题目时,我问爸爸。『爸,你做什么工作?』『还用问吗?照实写就好了。』爸爸说(笑)。于是我写了。『爸爸常常不在家。他很可能是个情报员。』那个时候开始就有胡思乱想的个性了。」

    -国中时你加入什么社团?

    「排球社。不过只是登记有案的社员罢了,实际上都在美食社串门子。虽名美食社,却不做菜,而是大家把蛋糕点心带来,边吃边聊天。居然会有这种轻松快乐的社团!」

    -抽烟吗?

    「从国二开始吧。沒什么良不良的,大家都抽。」

    -周围有人和暴走族扯上关系吗?

    「有啊,可是那些人的调调很差,我不喜欢。而且我对摩托车沒什么兴趣。如果迷上摩托车,也许会加入暴走族。不过,暴走族的人懂得很多艰涩的汉字哩!随时都会写一些『蔷薇』『麒麟』的汉字(笑)。实在酷毙了!」

    国中后半的二年间,活过別人十年份

    -强力胶呢?

    「不,我不吸那种东西。而是古柯硷(笑)。」

    -古柯硷?!怎么是古柯硷?

    「我常去舞厅跳舞。那里有个医科大学生给我冰糖似的玩意。用火烧后吸它的烟,感觉好舒服。现在回想才知那是清醒剂。沒想到只是清醒剂(笑)。我也抽大麻。古柯硷用鼻子吸。」

    -福冈的国中生都像你这样吗?

    「才不是,我偶尔才吸啦。就算会吸也是为了戒掉清醒剂不是吗?(笑)。朋友的父亲与母亲的模样很像流氓,有回去他家玩,两个人拼命把白粉装在塑胶袋里。朋友说:『他们在做家庭手工。』(笑)」

    -吸食古柯硷后觉得如何?

    「舒服极了。怎么形容好呢?情绪变得很 HIGH,什么都无所谓了。可是有一次我在学校更衣室里吸古柯硷被逮到。老师说:『该不会在吸强力胶吧?』因为情绪高昂,我灵敏的回答:『绝对沒有。』我真的沒吸强力胶啊,而是古柯硷嘛(笑)。」

    -有沒有发生过古柯硷中毒?

    「沒有。又不是每天都吸。因为那不是买的,是社团认识的朋友免费给我的。

    不过呢,有一次非常非常想吸,大约撑了三天。我想若是那时吸了,就会上瘾、中毒,为了赚钱而下海卖淫,所以拼命克制自己。我讨厌卖淫。虽然我喜欢性爱,可是我绝不把它当成金钱交易!感觉太下流了。

    那三天的举动连自己都搞不懂。漫无目的的拿着家中的杯子走来走去,明明不想喝却倒进麦茶,清醒时才发现麦茶已经倒了十来个左右的玻璃杯。」

    -好险哪,只是杯子和麦茶,如果是刀子或手 不就玩完了......。

    「多恐怖啊!搞不好眼前排了十几具 体哩!」

    -何时开始性生活?

    「第一次性经验是在国二夏天。那时沒嗑药而是喝了点酒。这些事我已提过五百遍了,之后朋友的哥哥说要带去宾馆见习。我煳里煳涂的跟去,因为酒醉就在宾馆睡着,突然觉得下体剧痛,我叫着『好疼.......』就张开眼睛,发现自己全裸,他哥哥将那话儿插进里面。心里暗骂王八蛋,却想算了由他去吧。他连保险套都戴得好好的呢。从此以后就像水闸门大开,一发不可收拾了。」

    -曾经服用清醒剂或古柯硷做爱吗?

    「二、三次。」

    -那么,觉得迷乱刺激吗?

    「我沒那么......不像有的朋友对它依赖成瘾。啊,只有一次感觉非常好。医大学生将一点点的清醒剂塞进私处,觉得整个人变成了私处似的,感觉太奇特了。在这里我要说,医大学生沒有一个好东西!每个都很变态。上床时都会拿来奇怪的医疗器具,虽然不能批评人家,可是每个都很变态。和医大学生交往的人务必小心。」

    -国中时代和多少男人做过?

    「从初体验后的一年半,大概有一百人左右吧?有时三个一起上,也曾经一个内与二十个人做过。」

    -有沒有打工?

    「有啊。担任神社的巫女。祭祀时站在神主旁边,拿着白色与橙色纸飘扬的棒子,也可以坐下来呢。沒有祭祀的时候就喝啤酒,从白天就醉茫茫的。真是不可多得的神社。那时一天就有一万日圆的收入哩。」

    -毒品、性、美食社、巫女,实在是高精采的中学时代。

    「的确。我觉得人生都浓缩在中学后半的二年里了。那二年大约活了別人的十年份。所以现在蜕壳,什么都看开了。

    与男人交往也曾有过地狱般的经验。我厌倦了正在交往的二十二、三岁的男人,鄙夷又傲慢的对他说:『分手吧。我玩腻了你。』结果男人突然大哭,拿把菜刀大叫:『我要杀了你再自杀!』他不是在开玩笑,我吓得逃走。也有別的男人想开车撞我。当我走出学校大门,发现有一辆车朝我勐地撞来,我慌慌张张的跑回附近的家。我说:『有坏人追我!』结果家里的妈妈说:『喔?多可怕啊。』然后拿出茶和煎饼给我吃(笑)。」

    -不过,你这个小鬼国中生居然能让年纪老大的男人抓狂,也顶厉害的。

    「我也不明白,可能因为年轻,对那样的男人来说,认为值得呵护吧。那时我喜欢阅读精神分析的书,发现那种人都是幼儿时遭遇不幸......。自虐狂、被虐待狂的男人很多,所以我沒被人揍过,都是揍人的时候比较多。我揍他时,老男人会哭咧。哈、哈。」

    -你和年长的人交往,那么同辈的男孩子在你眼里不就成了孩子气的小鬼?

    「是啊。再怎样加油,也不够味。」

    村上春树描写的性爱相当美丽

    -那时的你希望将来从事什么?

    「律师或政治家。我很喜欢谈些理论的东西。用自己的口才使法官认为有罪的人无罪,不是既惊险又刺激吗?在学校老师惹我生气,我就会脱口说一些自己都不太明白的话,如:『请找律师过来。』『我要告你名誉毁损。』

    所以我对父母说我要上东大。结果被骂『別傻了!』他们说女孩子应该去念短大找老公,沒有必要去读四年制的大学,而且也沒有那个钱供我念。我的梦想双亲剥夺了。如果那时爸妈支持我,也许现在不是东大也是早稻田政经系的学生吧(笑)。

    我想如果不能进大学,那么就沒必要进高中了。其实念小学起,我根本不想进国中高中。可是却想上大学。因此,我非常羡慕刚刚你提的喜欢吃纳豆的少年。多希望我能在好奇心旺盛的年轻时代,也能研读专门的知识。(唿噜唿噜)」

    -你说不想进高中,令堂认为如何?

    「起初一脸怪怪,沒多久就破口大骂。叫我至少要上高中。我想也沒办法啦,不是吗?说不念却又被逼着上了矢理(高中)。不过国中毕业后就来到东京。终于了却跳离福冈的宿愿。」

    -令双亲同意你来到东京了?

    「可能妈妈觉得我每晚都不在家,心里担心我去做什么坏事。所以与其把我摆在家中让她担心,不如放我出去省得麻烦吧?我爸好像不太关心我的事。」

    -你在东京想做什么?

    「上班女郎之类的吧。反正我遵守和父母自付房租的约定,在品川租了一间套房。房租八万日币。有点贵,可是我想保有身为人类的最低生活品质。然后透过朋友介绍,在印刷美术社上班。泡 时代的全盛时期空间(工作)很大。薪水大概十六万日币。工作?嗯,他们说只要自由地画画就行,希望瞭解年轻孩子的感性世界。我想玩玩也好,每天拼命的画画、唸书,兴致一来就拉着主管教我电脑。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一份幸福快乐的工作。我想现在已经沒有这样的工作了。如果不辞掉一直待在那家公司就好了。」

    -薪水十六万房租八万,生活不是很苦吗?

    「也沒有啦。自己作饭,找朋友来吃成本一百圆却收他五百圆的料理。俨然在经营一家无牌餐馆。中午就让公司的叔叔们请,每天晚上去六本木PUB玩耍,虽然都不认识也不用花钱呢。女孩子到底佔便宜。」

    -来到东京后有沒有和男人上床?

    「有。若以超过五百人纪录来算,目前应在三百人以上吧?」

    -和那么多男人上床,不会觉得空虚寂寞吗?

    「寂寞......?嗯.....如果只和一个男人交往才会觉得空虚哩!」

    -你在那家怪公司做了多久才辞职?

    「大约半年左右。每天和电脑打交道患了偏头痛......。当然也是因为每天玩疯了?

    睡眠不足吧。年轻人嘛,玩耍比工作重要。辞职后整整睡了一个礼拜。我想只是单纯的睡眠不足(笑)。」

    -那时你想些什么?

    「头好痛哇!」

    -我是说有沒有考虑今后的人生?

    「嗯,可是头很痛哩(笑)。头痛好了之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里看书。从小学起存的压岁钱大约有一百五十万左右,所以还算宽裕。我读了一些村上龙、山田咏美等等很多书。」

    -村上春树呢?

    「最讨厌!那个人写的性表现感觉很污秽。不过却能将性描写得非常巧妙而漂亮。我想那人本身认为性很污秽,所以把它描写得很美。因为我瞭解所以很讨厌。性并不髒。」

    为了将来出路而想盡了办法

    -在那之后有何打算?总不能老是躺着看书吧?就算有再多的压岁钱。

    「我想写东西。如果成为一名作家大概不错,为了观察夜街各式人们,所以到赤坂的餐厅上班。因为不能夜游,半年就辞掉了。还是无法超过半年以上。然后我到新宿的夜总会。因为年纪太小,马上就被请出来。他们叫我十八岁再来。这下子房租缴不出来,只好搬离套房,暂住在落合的小学同学家中。因为住在同学的老家,只要帮忙做家事,日子挺悠哉的。某天很闲,就打电话去女同志专缐。之后便和一名性技巧高超的女人展开交往。二十八岁,自己开了一家国中补习理的女人。」

    -她单身?

    「结婚了。可是他老公喜欢男人,算是男同志与女同志的假结婚。第一次约会我们就坐车到山里的宾馆。」

    -第一次 试同性关系?

    「不。第一次是在国小四年级,高二的表姐叫我舔她乳头。表姐发出嗯哼的声音。我大笑不已。第二次是在国中三年级。同社团的女孩子对我说:『我一直暗恋你。』结果在她的房里我舔她下体。因为同是女孩子所以不觉得噁心。我也和落合的朋友彼此舔过。不过,同性关系沒完沒了很累人的。一直帮对方舔私处,对方很兴奋,可是我的下巴却抖得好厉害。」

    -后来你和那位二十八岁的女人怎样?

    「我们交往了很久。见面最少都会给我五万元。起初全由她主导,再来就由我掌握性爱的主导权了。把她绑起来、用脚擢她私处、对她说:『这么湿?一下子就 渴起来了!』

    多亏了她,我搬出朋友家开始一个人生活。她常常到我房里为我做家事。可是有一天她问了好几次『今天想吃什么?』我顾着打电动沒理她,她生气的用力关上门走了。我沒去追她,因为太想玩电动了。现在想起来,觉得好可惜。她长长的头髮、眉目清秀、唇膏鲜红、留有腋毛,是我喜欢的女人典型。我喜欢叫这样的女人下跪,像对奴隶般的对待她。

    失去她,只好到严肃的出版社上班。都是一些关于文字的工作。例如校对。那时在川崎被AV物色为新人。结果出版社又做不到半年。」

    -双亲知道你现在的工作吗?

    「知道,我都老实说了。妈妈说不去特种营业都行。可是二十一岁时,我也沒法再待在这个行业了。」

    -哪会,也许拍录影带很难,你到脱衣舞台还能存活很久哩!

    「下次我就会去了,到脱衣舞厅。五月时在浅草 ROCK 座。不过顶多一、二年吧。那时二十二岁了,已经不再年轻。之后的人生还长得很,怎么办呢?以后要做么?总要想个办法吧?政治家与律师不一样,不需要学歷或资格,那么就政治家吧!」

    访问完毕,我问冰高小夜:「喜欢烤肉吗?」幸好她很回答:「非常喜欢!」

    一小时后,我们就在新宿二丁目的烤肉店里了。老爹惊喜的烤着肉,把他很少卖、我也不曾吃过的烤鸭给了冰高小夜。

    我用完全迷醉的眼睛凝视冰高小夜吃着美味的烤鸭,想起自己曾经希望成为一名私家侦探的往事。在愚蠢的城市里开了一家侦探社,由着一位同性恋者、曾经演出松田优作录影带『侦探物语』的冰高小夜般的美少女出入,光是这样,我的人生就此终结。

    一边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地便睡着了。睁开眼时,冰高小夜已经不在了。老爹趴在柜檯上打鼾,睡得份外香甜。

    小却拥有致命之毒的夜,唇角漾起一抹微笑,跳跃着朝向二丁目黑暗中,似乎野游去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